理论研究
历史研究
长江支队英烈 长江支队之魂 ——《长江支队英烈》编著工作回顾
来源:    浏览:851次     【字体:

图片


长江支队英烈 长江支队之魂

     ——《长江支队英烈》编著工作回顾  

                                   韩卓琳

68年前一支由4600多名太行、太岳儿女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经过3000多公里艰难跋涉来到福建并扎根福建。为福建人民的解放和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对于长江支队的历史,有大量多方向多层次研究评论的著作和文章,但对于长江支队英烈的研究和宣传较少没有专辑或专著等。长江支队的英烈们是长江支队这个英雄群体中的精英;是长江支队精神最完美最彻底的践行者。他们的光辉业绩和伟大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力弘扬歌颂。继承烈士遗志,为他们树碑立传,让长江支队精神代代相传,是我们光荣的历史使命和义不容辞的责任。宁德长江支队二代张建安同志于2015年5月,以书面的形式上报省研究会,建议撰写一部长江支队烈士的专著。他的建议得到吕居永、秦光等长江支队老前辈和省研究会领导的一致赞同和大力支持。

为了全面深入地挖掘研究长江支队英烈的历史,大力宣传弘扬长江支队英烈的英雄事迹福建省长江支队历史研究会于2015年11月,成立了以李榕会长为主任、李任副会长为主编的《长江支队英烈》编辑委员会,正式启动《长江支队英烈》的写作,并把该书的写作做为2016--2017年学术研究的重点工程。我作为编写组主要成员之一,参与该书编著的全过程。

《长江支队英烈》写作工作启动之初,面临许多困难。除了经费不足;缺乏写作编辑经验和较高水平的写作班子外,最困难的是有关烈士的资料信息和写作素材奇缺。长江支队烈士的事迹绝大部分发生在60多年前的解放初期。60多年来,没有烈士专辑各地党史办、档案馆留下的资料非常少。我们手头除了一本老同志留下的《长江支队回忆录》中的介绍外,没有其他任何资料。若就凭这点资料,不要说写一部专著,就是写篇论文资料都嫌不够。同时,目前在世的长江支队老前辈已非常稀少,年龄基本都在90岁左右的高龄,向他们采访收集资料非常困难。基本不具备撰写烈士专著的条件。尽管大家有满腔的写作热情,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面对这些困难,我们没有犹豫没有动摇。为革命先烈树碑立传的神圣使命感和责任感,促使我们下定决心:有条件要写,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写!

万事开头难,从哪里入手克服困难、打开局面呢?还是向革命前辈和英烈学习,拿出他们战胜敌人和困难的法宝 —— 走群众路线,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依靠广大的长江支队前辈和后代,共同克服困难完成任务。我们主要采取以下措施展开工作:

一、通过网络、电话、信函等方式,向广大长江支队前辈和后代反复宣传撰写《长江支队英烈》的意义和重要性,请他们协助广泛收集有关烈士的资料和信息。

二、不辞辛苦地积极走访知情的长江支队老前辈、烈士家属以及知情者,直接获取烈士有关信息的第一手资料。

三、上网搜索有关烈士的网站,走访民政局、党史办、档案局等有关单位,从历史文件和档案资料分析、查找、收集烈士资料。并多方对比、求证,以期获得最真实的信息。

四、反复查阅《长江支队人物志》《长江支队回忆录》《福建英烈传略》等有关长江支队的经典专著,从中发现线索或信息。

五、广招人才,通过各种方式邀请具有较高写作水平的长江支队后代,参加《长江支队英烈》编写组。

我们的号召得到广大长江支队前辈和后代最热烈的响应,受邀请的同志满腔热情地接受邀请,有的同志则自告奋勇申请加入编写组,《长江支队英烈》的写作班子就是以这些同志为骨干组成的。同时,大量有关烈士的信息和资料,从祖国四面八方,从各种渠道传来。负责收集资料的同志的手机24小时开机,每天盯着手机把长江支队各群翻看几遍,随时记录下有价值的信息。晚上要把从手机上邮箱里下载、收集到的资料、信息及时进行分门别类的整理,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于收集的信息量很大,且零散、杂乱无章,归纳整理的工作量非常大且繁琐,经常要工作到下半夜,甚至通宵。

为了尽可能多地发现烈士的资料,我们除了关注长江支队各群提供的信息,还逐页逐篇反复查阅175万字的《长江支队人物志》中的3000多位老同志的简历资料,反复查阅《长江支队回忆录》《福建英烈传略》等资料。经仔细寻找和查证,多发现和收集了32位烈士名单,使已知的长江支队烈士由原来的34位增加到66位,几乎增加了一倍。且为表述新发现的烈士而写作的文字量占全书的80%以上,其中有不少烈士事迹非常生动感人。为更加全面地宣传英烈事迹打开了局面,开了个好头。

通过各种渠道大约收到70多位疑似烈士名单,如何确定他们的烈士身份呢?负责收集整理资料的同志,不辞辛苦不怕繁琐,认真仔细地上网逐个查证。网上查证烈士信息的工作量非常大,由于全国烈士的数量十分庞大,要从其中查找某个烈士的资料很困难,输入任意烈士的名字,会跳出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同名同姓者,要逐一排查。有不少信息含糊、不明确的,还要从其他资料多方寻找旁证确认,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终确认66位烈士名单。其中有烈士证的19人,省人委文件确认的3人,总政部文件认定1人,中华英烈网查证34人,《长江支队回忆录》记载9人。除此之外,我们还多次走访老同志,详细了解、查证烈士的情况和信息。例如:为了了解冷楚烈士的情况,走访了离休前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老同志李钦莲、王国材;为了了解常全烈士的情况,走访了王国材、史春荣、乔健、张水庆、秦光等老同志……..。们本着为英烈负责,为历史负责的态度,尽最大努力把撰写烈士传略的资料查证工作做细、做好。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负责收集、整理烈士资料和写作素材的同志,用他们默默奉献,任劳任怨的工作,把大量各种各样繁杂无序的信息、资料,整理成有条理的写作素材交给编写组,做好“找米下锅”的工作,为《长江支队英烈》全书的写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基本解决“无米之炊”的问题后,接受具体写作任务的同志,以满腔的热情和认真负责的态度,投入写作工作。为了更真实、详细的反映烈士的英雄事迹,塑造有血有肉的烈士形象,他们不仅充分利用写作素材进行构思创作,还深入基层和烈士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去进一步了解、落实烈士的英雄事迹。他们顶烈日,冒酷暑,不辞辛苦,长途奔波,远赴安徽六安、河南济源、山西平顺等地,千方百计地采访、收集烈士相关资料。深入基层调研,足迹遍及闽清、永泰、平潭、建阳、邵武、松溪、漳州、平和、泉州、南安等地,获取第一手资料,写出一篇篇较高质量的文章。

负责审稿的同志,更是本着对先烈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一丝不苟地审核每一篇文章,精益求精地查证每一则史料,严把质量关。

在省研究会的领导下,在编写组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在长江支队几代人的大力支持下,《长江支队英烈》已基本完成,争取尽快与读者见面。该书收集了长江支队66位烈士的简历,撰写了其中39位烈士的传略和3篇反映烈士英雄事迹的重要事件的文章,同时收集了大量有关烈士的史料、照片,共计约35万字。是一部比较全面宣传长江支队英烈事迹,热情讴歌长江支队精神的书籍。她不仅填补了长江支队历史研究工作中,关于长江支队英烈研究的空白,同时还填补了福建英烈研究工作中,对于长江支队英烈研究的不足。《福建英烈传略》中所列近500位烈士传略,长江支队烈士仅有4位,仅占长江支队66位烈士的6%,这与长江支队对于福建革命和建设的贡献,太不成比例了!我们将继续向福建党史办申报另外的62位长江支队烈士事迹,以期在《福建英烈传略》的续集中,将他们载入福建英烈的史册。《长江支队英烈》虽未正式出版,但已完成的书稿,受到有关专家的好评。原福建党史办副主任巩玉闽称赞道:“看了李任寄来的稿件很感动。你们几位长二代怀着对革命前辈的感情,本着对历史的高度负责,深入各地走访,不辞辛劳,获得许多第一手资料,极大地丰富了长江支队历史资料的宝库,精神可嘉,值得钦佩。”。中共党史出版社编辑部主任贾京玉评价:“不到两年时间共收集整理出66位烈士的简历,为39位烈士撰写了传略。书中还收人了三篇相关土匪暴乱事件始末,以帮助人们了解建国初期斗争的复杂和激烈与先烈的英勇无畏。在年代久远,亲历人已不多和资料十分匮乏的情况下,编写工作者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完成本书稿确属不易。”


图片

近两年来编写《长江支队英烈》的过程,不仅是用我们的笔在为先烈们树碑立传同时,也使我们受到一场极其深刻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读着、写着这一篇篇先烈们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事迹,每每令我们热血沸腾、热泪盈眶,一次次震撼我们的心灵,净化我们的灵魂。同时,通过学习烈士的英雄事迹,也使我们在长江支队历史研究方面有所感悟,主要有以下两方面:            

一、长江支队不仅是单纯接管旧政权的工作队,还是一支浴血奋战在第一线,剿匪安民的战斗队。

      以往在一般人的眼中,长江支队似乎只是一支“坐天下”的队伍 ,是解放军十兵团解放福建,打下江山,顺利交接给长江支队。他们只是进行经营管理,建设福建的工作,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我们在研究长江支队英烈的过程中,发现大量的事实证明,长江支队是一支名副其实的为建立巩固福建省各级人民政权,浴血奋战流血牺牲,付出鲜血和生命代价的战斗队。1949年,长江支队刚到福建时,面临的是国民党败退后留下的烂摊子,贫穷落后,经济崩溃,百业凋零,民不聊生。尤其是匪患成灾,国民党败退时,为了使福建成为其反攻大陆的基地,潜伏下大量的特务,他们网罗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勾结打家劫舍的惯匪、地主阶级豢养的民团、家丁以及反动会道门(如大刀会)匪徒,组成人数众多、遍布全省各地的武装股匪,总数达7万多人。这些土匪武装反革命的政治目的,就是要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配合国民党反攻大陆,以复辟他们失去的“天堂”。他们的攻击茅头直指以长江支队队员为骨干的各级新生人民政权。他们采取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造谣惑众,蒙蔽群众,破坏支前、征粮工作,杀害革命干部群众,抢劫支前物质,甚至直接攻击基层人民政府,严重威胁新生的人民政权。与作为剿匪主力的解放军正规部队比较,主政各级地方政权的长江支队,面临的风险和考验更为严峻。因为正规部队武器装备精良,且久经沙场,战斗经验丰富,战斗力极强。一旦遭遇,土匪武装根本不能和他们抗衡,只有挨打的份。一般情况下只有解放军部队主动追剿土匪,土匪是不敢轻易袭击他们。对于主政各级政权的长江支队队员则不同,他们绝大部分是非军事人员,缺乏战斗经验,只有少量自卫的武器,就战斗力而言,相比有组织的武装土匪,劣势是非常明显的,是土匪攻击的主要目标。故长江支队遭遇匪患、流血牺牲的风险极大。虽然面临这样困难、艰险的环境,长江支队的前辈们没有犹豫,没有退缩,发扬老革命根据地干部一往无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为了福建人民的解放和建设事业,为了建立和捍卫新生的各级人民政权。他们将生死置之度外,义无反顾地投入剿匪斗争。他们不仅充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健全群众武装,积极配合解放军部队剿匪,而且在危急关头,拿起武器,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直接投入剿匪战斗第一线,面对面和匪徒搏斗,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代价。我们发现66位烈士中有41位是在剿匪斗争中牺牲的,占62%。参加剿匪斗争的英烈中,有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身经百战的老红军战士、时任漳州警备区司令员的李承尧。他以坚韧不拔的意志,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灵活机动的指挥艺术,领导和指挥了漳州地区一系列剿匪战斗,为平息匪患立下不朽的功勋。有获得公安部授予“公安英烈”称号,时任宁德县三都澳派出所所长的吕学政烈士。在大刀会匪徒发动反革命暴乱,300多名大刀会武装暴徒围攻三都澳派出所时,他不畏强暴,英勇战斗,打尽最后一粒子弹,并徒手与匪徒肉搏。不幸被俘后,大义凛然,宁死不屈,怒斥敌人。被匪徒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凌迟处死,英勇就义。还有,时任寿宁县四区区委书记的李鸿儒烈士,在寿宁县发生“平溪反革命暴动”时,不顾危险,率部平息暴乱,在赶赴暴乱现场的途中,遭遇百余名大刀会武装匪徒的袭击。面对数倍于己凶残的武装暴徒,他毫不畏惧,身先士卒,率部反击,与匪徒展开殊死的搏斗。在击毙击伤各一名匪徒后,与冲近身前的匪徒肉搏,身中14刀,英勇牺牲……..。长江支队的大旗是英烈们的鲜血染红的!

二、继续挖掘整理长江支队英烈的史料,宣扬长江支队英烈的光辉事迹,是今后长江支队历史研究的重要方向。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宣传歌颂一个英雄群体,继承弘扬一种伟大的精神,最有效的手段是树立其中的光辉榜样。66位英烈的英雄事迹,就是长江支队奋斗史的浓缩,最完整、最真实地体现了伟大的长江支队精神。66位烈士犹如66座丰碑耸立在我们面前,是我们学习、继承、弘扬长江支队精神最好的榜样。我们为《长江支队英烈》的编著能为弘扬长江支队精神做出一些贡献而感到欣慰,同时也感到责任和使命还未完成。由于我们的能力、水平有限,现有收集到烈士的事迹材料还很不完整,还有27位烈士的传略没有撰写,对于烈士光辉形象的塑造还有待进一步丰满和完善。树立英烈光辉榜样,充分发挥榜样的力量,继承发扬长江支队精神,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为此,我们建议,在该书出版后,应继续把对长江支队英烈事迹、史料的挖掘、研究,作为今后长江支队历史研究的重要方向,组织力量进一步深入研究。在适当的时候,可以专辑、续集、论文等形式,继续宣传英烈的事迹,多方向多层次全方位地进行长江支队历史研究。我们还希望为长江支队英烈建造纪念碑(或纪念园等),供广大群众和长江支队后代瞻仰纪念,世代铭记他们的丰功伟绩。

    继承先烈遗志,为弘扬长江支队精神我们一起努力!

 

 2017.07.20 


图片

本文插图:即将落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平顺纪念园”雕塑与碑文

      
Copyright@2017-2024 宁德长江支队 (www.ndcjzd.com) 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21258号-1
电话:0593-2883688 传真:0593-2883688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署前路14号3号楼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 微信二维码
  •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