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历史研究
是谁派长江支队来福建的
来源:    浏览:310次     【字体:

         是谁派长江支队来福建的——兼与某种不符历史的说辞商榷


      1949年,是谁派长江支队来福建的?是谁改变了长江支队原定接管的地方?是中央决定还是个人决定?这个不大不小的问题,本来不是“问题”。但有人非把这闹成问题,还无中生有,添油加醋,生编硬造,歪曲历史,以至于抹黑老一辈革命家,贬低长江支队前辈及其后代。

       那一段历史究竟如何,由不得任何人(包括笔者)臆想臆测,信口开河,必须以证据说话。好在有老一辈革命家和长江支队前辈们的回忆文章,予以证明。

       一、首先请看老一辈革命家张鼎丞回忆:“福建的接管和建设需要大量干部,张鼎丞向中央‘建议还是以冷楚所率三千干部到福建为宜,因为时间仓促另行准备干部来不及。’中央批准了这项建议。”

      其中有两点值得重视:①、这是张鼎丞在华东局常委、组织部长任上向中央提出、中央批准的;②、张鼎丞为强调“中央批准了这项建议”这件事的来源及其重要性,特意在这段话后加以注明:“参见华东局《关于对福建工作的准备问题》”。

(《张鼎丞回忆录》第十一章)


       二、在贾久民、刘健夫、申步超三位长江支队老前辈的回忆中,与张鼎丞一致:“中央决定提前一年,由华野十兵团解放福建……由张鼎丞同志负责带领华东纵队几千干部支队,随军入闽。”

         

(《长江支队回忆录》中贾久民、刘健夫、申步超合署文章《第三大队入闽历程》)


       三、在刘尚之贾久民温附山王禹四位德高望重老前辈的合署文章中,是这么回忆的:“张鼎丞向邓小平同志提出,福建缺少干部,要求长江支队四千多干部调给福建。小平同志很痛快地答应了,说:‘可以,西南需要的干部我们再另想办法。’因此,华东局告知长江支队要继续南下,到福建工作。”

(《长江支队回忆录》中刘尚之贾久民温附山王禹合署文章《两太四千健儿 随军南下福建》)


      还有其他老前辈的回忆文章,各有表述。大致和以上相同,分别是中央决定、领导个人拍板两种说法,恕不一一例举。


      笔者认为,虽然根据老前辈各人的回忆文章,表述略有不同,考虑到其他人员当年所处的环境和地位,他们不太了解党中央与华东局、张鼎丞的来往联系情况,因此应以张鼎丞的说法为准。还有一个许多老同志提到的重要一点:中央考虑到解放台湾后的干部配备,长江支队还肩负着接管闽台政权的重任。

       以上表明,长江支队入闽,是党中央审时度势,根据需要,做出的正确决定。对于改变长江支队这么一支重要干部队伍的去向,应是在请示党中央后,由中央同意并决定的,不是某个领导个人做出的一项重大决定。


       这是一个简单而清楚的史实,不知何故,如今在个别人那里,却变得面目全非。曾有方外人士在某个群里公开晒出其与另一人的三幅聊天记录截图。其将长江支队入闽来由说的面目全非,与历史真实严重不符,以至不知者看得云里雾里,不明就里。

       其中一些说辞让人莫名其妙:“邓有愧长江支队”“最大黑手是饶漱石、张鼎丞”,又:“那就形成华东局与中原局的公开矛盾”、“牺牲了长江支队部分利益”……云云。这是党中央的决定,何以”邓有愧于长江支队”?张鼎丞当时身为华东局常委、组织部长,以正常工作程序提出工作建议,怎么成了“最大黑手”,还拉上饶漱石?长江支队从华北局到华东局,与中原局无关,何来“与中原局的公开矛盾”?长江支队是一支听党指挥,无私奉献的南下干部队伍,哪来的“利益”?退一步说,即使是某个主要领导批准,也是其履行光明正大的工作程序,何以成了“有愧”、“黑手”!?把一个简单明了好端端的长江支队南下历程,搞成“阴谋论”,貌似一出政治宫斗剧,这未免太荒唐太庸俗化了吧!

      此人还自诩他的书“在这方面突破,有理有据,辩证有力”。“突破”了什么?”“理”和“据”在哪里?无中生有,狂妄自大,捏造事实,歪曲历史,既无端污蔑邓、饶、张等人,还无形中贬低了长江支队!

      当初听闻此人欲写长江支队题材,长二代们热情接待,提供资料,邀请老前辈、二代人士召开座谈会,可谓倾情倾力。其中还有人主动地不辞辛劳从福建到山西,为其收集资料、四处奔波、采访前辈、了解情况,全程相陪。此人出书挣钱、名利双收之后,目中无人,信口开河,以专家自居,以为长二代中无人能及不如他。今又无端贬讽长二代“研究人士绕着走”、“他们都不能自圆其说”。他所不知的是,这本是一个长二代中诸多人士早已涉及的问题,更不知道长二代中大有人在。对一个公开明了又简单的这个历史事实,有什么用的着“绕着走”!?有什么“不能自圆其说”!?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以一趟走马观花加上一知半解,就自以为是、异想天开地臆想历史,今若不指出其错误,或导致谬误流传,混淆视听,影响不良。须知,研究历史,解读历史,首先要尊重历史,真正了解史实。


                    ★END★


     (在形成此文中,与李旭东、郑春田、李晋榕、赵福龙、刘懿、李大明、关俊花、张建安等多位长二代沟通。在此谨致诚挚谢意!)

      
Copyright@2017-2024 宁德长江支队 (www.ndcjzd.com) 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21258号-1
电话:0593-2883688 传真:0593-2883688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署前路14号3号楼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 微信二维码
  •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