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回顾历史
叶飞与长江支队
来源:    浏览:199次     【字体:

  叶飞,我军一位功勋卓著的高级将领,曾长期在福建担任党政军领导。长江支队,是一支优秀的南下干部队伍。叶飞将军在福建工作期间,曾与多位长江支队南下干部有过亲密的交集。


图片

(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福建省委原书记、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叶飞)


  1954年起,叶飞担任了福建省委第一书记,成为第二任福建省委书记。叶飞在福建省工作期间,还兼任福建省省长。叶飞在主持福建省工作期间,大力发展农业、林业、工业交通、文化教育事业,建设了古田溪电站、三明钢铁厂、鹰厦铁路、厦门海堤等福建第一批重大项目,创办了福州大学……叶飞带领包括长江支队四千多南下干部在内的福建军民,为福建省的建设与发展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也就是在这期间,叶飞与长江支队南下干部们,产生了很多工作交往,从中发现了不少长江支队的优秀人物。

     谷文昌,是长江支队中最具代表性的优秀人物。叶飞在工作中发现谷文昌这个先进人物,既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必然性,是与叶飞将军怀着共产党人的庄严使命感和改变福建经济落后面貌的强烈责任感分不开。偶然性,则是叶飞在其工作中,凭着高度的工作敏感,发现了谷文昌这个模范人物,将谷文昌适时宣传推广。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谷文昌带领东山全县人民,连年艰苦奋斗,绿化了400多座山头,3万多亩沙滩,11700多亩沙荒防护林拔地而起,216条林带和防护林带交织成网,有效地治服了使东山人民长期陷于贫困境地的风沙灾害,为全县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时任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的叶飞,发现了东山这个全省造林治沙的先进典型后,十分振奋,要求全省上下学习东山经验。同时,他要求党员干部们向谷文昌同志学习。

      叶飞不仅在各个会议上发出学习东山县的号召,还要求宣传部门大力宣传东山的先进经验。1964年2月19日至3月6日。省委、省人委召开1963年度农业生产先进单位和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总结交流农业全面丰收的经验。省委第一书记叶飞高度重视,特意交待谷文昌同志作大会典型发言。谷文昌在大会上做了题为《革命精神改造自然建设海岛》典型发言,介绍了东山县的先进经验。叶飞在大会上提出: “希望我省沿海地区有更多的东山县”,会场掌声雷动。

     叶飞多次要求宣传部门大力宣传东山经验。《福建日报》发布社论,题目是《学东山、大造林》。《福建日报》曾在头版发表《学东山要学东山的革命精神》一文中指出:“东山县以气吞山河之势坚持治服沙荒、改造自然的英雄业绩,极大地震动了与会代表的心。他们说:东山人民坚持斗争不怕失败的革命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活榜样;东山岛造林治水、改造自然的胜利,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从此,随着东山绿化造林先进经验的推广,谷文昌的名字逐渐在八闽大地上传扬。谷文昌精神,逐渐成为全省各级领导执政为民、奋勇开拓的巨大推动力量。

     1964年,叶飞在一次省委会议上提出:谷文昌是个好典型,要提拔使用,当省林业厅副厅长完全可以,主要抓沿海造林治沙工作。


图片

(谷文昌当年在东山县植树造林现场)


     叶飞与长江支队另一位优秀干部智世昌的战友情谊,也是在长期的工作交往中逐步产生的。

     1999年,晚年的叶飞这样回忆智世昌: “我和世昌同志是在解放福建的战斗中相识的。他随军南下到福建,担任晋江地委组织部长,当时我正在晋江部署和指挥十兵团进行厦漳战役。刚到达晋江的南下干部和长期在当地进行革命斗争的地下党干部会师时,我代表省委在会师大会上作了‘团结起来,搞好支前工作,支援解放军攻克厦门’的讲话。会后,世昌同志根据省委、地委的要求,拟出了调整配备全区主要干部的方案,妥善安置好地下党干部的工作,使全区各级领导班子迅速到位,接管工作顺利展开,社会秩序逐步安定下来,有力地支援了厦漳战役的进行。”

      从那时起,智世昌在此后多年的工作中,不断得到叶飞的指导和支持。据智世昌回忆: 1959年上半年,已在福建省委组织部工作的他,到晋江地区召开两个先进支部现场会议。其中一个是仙游县龙华大队支部现场会,全省地、市委组织部长参加;一个是带领各地委组织部长参加惠安县小岞大队先进支部现场会,以此来推广先进党支部经验和整顿基层组织不纯的工作经验。会后,智世昌接到叶飞亲自从泉州打来的电话,要他连夜赶赴泉州。智世昌赶到泉州后,叶飞说他这次到南安发现该县生产和工作存在不少问题,基层干部有严重的不纯,要智世昌带几个干部到南安县作调查,可先搞个试点,让县委组织力量处理基层中的不纯,取得经验后再推广。

     智世昌迅即带领几个干部奔赴南安,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工作调查。智世昌一行在南安县仙河大队试点工作快结束时,恰逢省委在泉州召开全省秋征会议。出席会议的有省委第一书记叶飞,大部分书记处书记、候补书记,常委及正副省长,还有一些厅局长,各地、市委书记。智世昌按照省委要求,在会上汇报了仙河大队试点工作的情况及整顿经验。

      1960年4月,智世昌正在连城县庙前公社参加一个大型现场会。叶飞在漳州电话打给智世昌,要他立即赶到漳州龙溪地委会面。

     智世昌回忆,当天赶到漳州后: 叶飞即于晚饭后找他谈话。叶飞心情沉重地告诉他: “龙岩地区一些县的农村情况很不好,有不少土地抛荒,一些人缺粮没饭吃,群众面黄肌瘦;春耕大忙期间群众精神状态不好,农民不下田,发生逃荒现象……”。叶飞要智世昌迅速深入地进行调查。

     后来,在中央工作的张鼎丞、邓子恢二老,先后从北京来闽调研,叶飞陪同张、邓二老到了龙岩。在省委郭良、郭述尧等同志都在场的情况下,由智世昌汇报了全地区反“五风”(“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生产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风)和农村、农民等实际情况。在听取了汇报和调研后,张、邓二老明确表示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叶飞一行离开龙岩地委时,恰好智世昌忙于工作不在地委。叶飞特意写了一个条子放到智世昌桌上,上边写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八个字。八个大字,意味深长——既是省委书记对好干部的求贤如渴,也可视为叶飞对智世昌本人的一种赞许与鼓励。

      从建国初期的闽西南地下党团组织的甄别工作,“城工部”的澄清与平反,“反右倾”运动,龙岩纠正“民主革命补课”和反“五风”工作,“四清运动”……一直到文革后的“纠正错案”工作,智世昌在他大半生的组织工作中,从解放初期的晋江地委组织部,到后来的省委组织部和省人事局,智世昌不断成长进步。这固然与他自己在长期认真细致的工作实践和勤于思考分不开,也离不开叶飞和省其他各级干部的支持。     


福州大学,是新中国成立后福建省创办的第一所理工科大学。1958年创办福州大学时,台海形势紧张,财政十分困难。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叶飞下了决心:“搞建设需要大批高级人才,财政再困难,当掉裤子也要把福州大学办起来,要把福大办成南方的清华!”

经过叶飞等省委、省政府领导精心研究决定,叶飞亲自点将,由时任福建省常务副省长的贾久民,担任福州大学首任党委书记、校长,负责领导福州大学的创建和建设工作。

贾久民,这位1936年就毕业于山西大学冶金系、获工科毕业文凭的长江支队干部,不孚众望,挑起了创建福州大学的重担。从此,东海之滨的福建,诞生了一所全面培养工业技术人才的新型大学。

“文革”后期,百废待兴,尤其需要加大高等教育的工作力度。省里又给福州大学派来一位长江支队干部——皇甫琳,担任福州大学又一任校长。福州大学从此全面崛起,迈入发展快车道。

万丈高楼平地起,饮水不忘挖井人。如今,福州大学早已成为国家“双一流”、“211工程”建设高校,福建省最好、门类最全的理工类大学。这离不开当年叶飞为首的福建省委、省政府一班人高屋建瓴的决策,离不开长江支队干部的重要奉献。


图片

(1990年,贾久民在中共福建省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投票)


     海中造堤,横断海峡,变海岛为半岛,在堤上通行火车与汽车,在我国20世纪50年代,是没有先例的。在厦门的高崎到集美之间修建海堤,叶飞提出并极力促成实现了这个大胆设想。

     当年筹备建设厦门海堤这个重大工程,叶飞又想到了南下干部。他将长江支队的曹玉崑叫到办公室,征求时为省水利局领导的曹玉崑的意见。曹玉崑表示水利部门修水库在行,没建过海堤,担心搞不好。叶飞鼓励说:“没经验不怕,经验是从实践中取得的,你们就边干边学吧。”叶飞又说:“这件事由厦门市牵头,交通部也会派人来指导。”曹玉崑备受鼓舞,表示坚决执行党交给的任务。他担任了厦门海堤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立即带领省水利局一班人奔赴厦门。

      经过两年多艰苦施工和团结奋战,1955年10月3日,厦门海堤建设竣工。曹玉崑望着海中长堤感慨万端:古有愚公移山的传说,愚公为了修路,挖山不止。我们是当代愚公,为了修建海堤,移走了几十座山头,让有的小海岛在地图上消失了,光填海就用了100多万方石头啊。

      一条海堤,使得厦门从此与陆地连在一起,不仅改变了孤岛的交通阻隔,适应了海防对敌斗争的需要,而且恩泽后世,直到今天,都极大促进了厦门社会经济的发展。


图片

(1955年,曹玉崑于建设中的厦门海堤)


图片

(1966年5月,福建省领导与调往中央的一批干部合影。前排左六: 叶飞,右五: 伍洪祥,左五: 贾久民,左四: 梁灵光,右四: 侯振亚,右三: 贺敏学,左三:温附山,右二: 蓝荣玉,左二: 许彧青;后排左六: 智世昌。)


     值得一提的是,在以上这幅照片中,侯振亚、贾久民、温附山、智世昌和合影中调往中央文教机关的,大多都是长江支队干部。

      1966年,在“文革”即将开始前,根据中央指示,福建向中央文教机关输送了一批干部。调往中央的有晋江地委书记张桂如、省委农工部副部长王安珍、省商业厅长陆自奋,还有包括省委组织部两个处级干部在内的一些处长。

     在“文革”开始时,福建又向北京市委输送了包括福安行署专员赵守训、福建龙岩地委副书记王定华和多个处级干部的十几个干部。

      叶飞对这两批进京干部的工作很重视。时为福建省委组织部长的智世昌,为这两次“调干”工作,做了大量工作。


     在那个如火如荼的建设年代,叶飞将军和福建省委,善于发现和树立了谷文昌这个典型,善于发现和大力支持智世昌等一批党员干部。之所以如此,正是出于那一代共产党人代表的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他们一心为民,执政为民,共同把自己的毕生心血和全部忠诚,都贡献给了党和人民的崇高事业。从将军到干群,他们为了历史和时代赋予共产党人的庄严使命,呕心沥血,奋斗终生。

     叶飞将军的名字,永远同福建人民密不可分,也与长江支队紧密相联。他们和八闽青山同在,与闽江绿水长流。


            

参考资料来源:

     1、中国侨网:《叶飞:功勋卓著的华侨上将》(2020-01-14);

     2、《长江支队回忆录》(1997版);

     3、《智世昌回忆录》(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0年11月);

     4、《谷文昌和长江支队战友》(福建人民出版社 2020年4月)。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2017-2024 宁德长江支队 (www.ndcjzd.com) 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21258号-1
电话:0593-2883688 传真:0593-2883688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署前路14号3号楼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 微信二维码
  •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