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文学艺术
长江支队过仙霞
来源:    浏览:297次     【字体:

在长江支队千里南下的历程中,仙霞岭是最为险要的一座大山,也是入闽前的最后一座大山。

      自1949年4月25日从武安挥师南下,长江支队穿过华北平原、江淮平原、杭嘉湖平原,历时三个月,途径7省65个县市。7月底,这支长途跋涉的南下干部队伍,终于来到进入福建前的最后一座大山——仙霞岭。

      仙霞岭,是横亘于闽浙赣三省交界处的仙霞山脉中的一座险要大山。相比之下,长江支队中的太岳区人员曾经翻越的太行山东阳关,那就容易多了。其一,过东阳关是一路下坡,前方是一望无垠的华北大平原,仙霞岭山高林密,道路崎岖。其二,抵达仙霞岭正值溽暑时节,让从未经历酷热的北方人难以忍受。而且,队伍经过长途行军,人员体力消耗极大,伤病员增多。其三,东阳关是解放区,仙霞岭则是敌匪出没。

      长江支队前辈们后来在回忆翻越仙霞岭时,几乎都一致认为,这是他们南下中最艰难的一段经历。


      仙霞岭下仙霞关,地处闽浙赣三省交通要冲,绵亘在闽浙边界的茫茫群山之间,自古以来被称为“东南锁钥”、“八闽咽喉”。1000多年前的唐末,黄巢起义军沿仙霞岭开山辟道,由此入闽,设仙霞关。古代生产力低下,古人由浙入闽,这“仙霞关”的石阶小道足矣。

      古往今来,络绎不绝的游客来此游览古迹,也引得无数文人骚客寻幽探胜。仅南宋一代,就有陆游、辛弃疾、杨万里等诗坛大咖,在此踯躅咏叹。民国著名文人郁达夫也曾慕名而来,他在《仙霞纪险》中感叹:“要看山水的曲折,要试车路的崎岖,要将性命和命运去拼拼,想尝尝生死关头,千钧一发的冒险异味的人,仙霞岭不可不到”。

      这仙霞古道,随山势而辟,峰回路转达几十处。它长二十里,有宽有窄,宽处五六米,古道最狭处,竟不到一米,仅容一马通行。古道崎岖,有几百级石阶。由此可见,因其路隘林深苔滑,是不适合大部队行进的。


(位于仙霞岭下,浙江省江山市保安乡的古“仙霞关”)

民国时期,为方便闽浙两地日益增加的人流物流,又修建了一条盘山公路。

       那么,解放大军十几万人,带着辎重炮车,是如何翻越仙霞岭,进入福建的?长江支队四千多人的南下干部队伍,又是从仙霞岭中哪条路进入福建?我翻遍了长江支队前辈各种回忆文章,包括行军日记,还有厚厚的《长江支队回忆录》,对翻越仙霞岭这一段经历,几乎一样的都仅仅是寥寥数语: ……我们成功翻越了仙霞岭,进入福建。看来,这是值得我们后代考证,并予以弄清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历史问题”。


      那年的盛夏,我曾经和浦城的长江支队后代,驾车前往仙霞岭,一探究竟。

       我们从浦城沿着205国道,蜿蜒而上。在到达浙江古镇廿八都的枫岭关后,一路下坡,半个小时就很快抵达古仙霞关。踏勘途中,发现标以“仙霞关”的道路有三条: 一是岭下的古仙霞关,二是205国道上的“仙霞关”隧道,三是在国道上停下车,抬头张望,可见京台高速的高架桥,直通一个标有“仙霞关”的隧道。

       京台高速新建没几年,自然不用考虑。205国道上的“仙霞关”,是否与当年的沙石公路走向相同?205国道上的“仙霞关”和山沟里的古“仙霞关”,哪个是三野十兵团和长江支队入闽的第一关?


       带着这个问题,回到福州后,我特意上门询问了老前辈孙振才。

      提起翻越仙霞岭那一段经历,孙振才前辈神采飞扬: 我们大队人马过仙霞岭,是顺着一条沙石公路走的。走在路上,有时还有卡车从我们身边开过去,尘土很大。路边山脚,还看到一些被消灭的敌人土匪尸体。

       孙老: 我们开始还保持队形,后来走得快的和慢的就拉开距离了。这时领导大声要求我们加快步伐,不要掉队。因为这一带敌情严重,上级当心土匪袭击。

      孙老: 我们当时也很紧张,大家互相鼓励,快速前进。但是,一路上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敌情。后来听说,从抓获的土匪嘴里才知道,土匪们埋伏在山林里暗中观察,伺机而动。他们看到我们每个人背上都背着一个长长的东西,以为那是什么新式武器,所以土匪不敢轻举妄动了。孙老最后笑着说,其实哪是什么新式武器,那是刚发给我们每个人的一把油伞。油伞用布袋套着,斜背在我们身上。


      段英力前辈,是长江支队中颇有名气的“秀才”,南下一路,他曾写下不少诗歌和文章。回忆起翻越仙霞岭这一段,他记忆犹新。段老向我亲口讲述了当时的情况: 这一带是戴笠、毛人凤的老窝子,我们虽然解放了这里,但还是有大量蒋军残部和土匪。所以,我们从江山宿营地出发前,为了大家安全,上级严格要求我们行军时必须保持队形,加快速度,不能拖拉。

       段老说: 那天的行军,是一路上最辛苦的。这一带山高林密,沿着公路都是爬坡,树林里没有一点风,闷热难当。领导命令不能休息,不停催促我们加速前进。我们终于翻过仙霞岭后,一个个累得汗流浃背,气踹嘘嘘。晚上,我们在浙江最靠近福建的一个叫“廿八都”的山上小镇里宿营。



      2024年2月2日下午,我们借着春节探望宋庆老前辈之机,在宋老家中,又提出“翻越仙霞岭”的这一段经历。

      当我打开录音,询问宋老当时翻越仙霞岭是走公路,还是走的台阶时,宋老简单干脆地: 公路。

      随即,宋老说自己是坐着马车过来的,因为生病了。我问: 您是坐着还是躺着?宋老: 躺着。

      接着,宋老还补充一句: 上车前,医生还给我打了一针强心针。


      在1949年那个酷热的夏季,这条盘山公路上曾经七月流火,尘土飞扬。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十兵团的一批批将士,和之前的二野将士,携带着大量的大炮车辆,浩浩荡荡,铁流滚滚,就是从这条简易的沙石公路翻越仙霞岭,打响了解放福建的伟大战役。随后,长江支队南下干部的四千多健儿,同样经过这条盘山公路,翻越了仙霞岭,开始了他们建设福建,献身福建的壮丽新篇章!

                — END —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2017-2024 宁德长江支队 (www.ndcjzd.com) 宁德市长江支队研究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21258号-1
电话:0593-2883688 传真:0593-2883688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署前路14号3号楼
法律声明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 微信二维码
  • 微信二维码